simple_824

纯洁白果酱:

剧场版前卖券的老电影paro实在太俺得了!!凛凛骚到家了简直费洛蒙呼之欲出……兰博介的沟受不了,受不了(摇头)

如果kissme也加入的话我想大概会是007吧,而且一定要是皮尔斯布鲁斯南版

最后附赠兰博馒头介一个

「周叶」徒手

扇下眠森:

*1725衍生,等着下章打脸QvQ
*这个尺度应该不算作死吧,吻都没接啊(。
*就算是个贺文!怎堪相逢今天就不更惹!因为我没写!(你怎么好意思呢



周泽楷出道以来,当然不是没有输过,但像这样迅速猛烈毫无招架之力的被击杀,还当真是头一回。

君莫笑强力膝袭冲上,接着是快到令人发指的散人快打,周泽楷的意识十分到位,也立刻做出应对,但视角抖动得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剧烈,竟然任何操作都无法出手,甚至连稳住身形都无法做到。

至于这种爆发究竟消耗了叶修多少体力,周泽楷没那个时间去考虑,总之一切都之后再说。不过三秒五实在太快,他的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出有效的应对策略,一枪穿云生命清零。

被压制,被压制到毫无还击之力,周泽楷一共感受了三秒五。

视角变灰那一刹,游戏音效跟着瞬间消失。耳机压在耳朵上,他听到血液奔流的轰鸣,以及剧烈的心跳声。他的大脑还算冷静,但出于强者的本能驱使,这种碾压显然令他的身体紧张到了极点,呼吸也是急促不稳,他松开鼠标,去看自己有些些颤抖的手。

叶修。

他在唇齿间咀嚼了这个名字三秒,与此同时,一叶之秋被击杀,胜负已分,兴欣胜出。

周泽楷没动,他闭上眼皮靠在椅背上,回味着叶修的强势与他带来的压迫感,这种感受前所未有,他有点饥渴地舔了舔嘴唇。

叶修。



等呼吸变回平缓,周泽楷摘下耳机站起来,推开比赛席的门走出去。隔壁门出来的孙翔似乎还有点发愣,而轮回其他的队员们已经在台阶下头列队,周泽楷走过去站在队伍末尾,示意江波涛去领队。

轮回止步于两连冠,说不遗憾那是在骗鬼,失败固然令人不甘和惋惜,但实话说,这一战确实打得酣畅淋漓,快意非常,经验与反思更是收获了一麻袋。这场代表着荣耀最高水准的巅峰对决,容不得怀疑和妄论,虽然风格有点跳脱,但叶修确实很强,兴欣确实出色,这些都不容置疑,轮回也必须承认。

两支队伍互相握手感谢讨教,兴欣的队列从来都是乱排,所以不晓得是凑巧还是故意,叶修也排在最后一个。于是两队从各自排头的人一路握下去,最后的最后才轮到叶修和周泽楷。

前面的人叶修或调侃或拍肩一个个都糊弄过去了,最后面的周泽楷比较特殊,不好糊弄,糊弄了也不会有好结果。于是叶修在他面前站定,率先把左手伸出来,摊在那儿摆了摆,示意对方赶紧来握,周泽楷迟疑一秒,也伸出左手。

两手交握,相当官方地摇了摇,然后松开,各自收回。

周泽楷明白了,眼神变得有点晦暗。叶修装着浑然不觉,还挺认真地看他,边看边说,“你很不错,接下来的天地,都将是你的。”

于是周泽楷用眼神回话给叶修:你也是,我的。

叶修不置可否,稍微凑近点,牛头不对马嘴,顾左右而言他:“现在知道前辈的可怕了?”

这话他刚对江波涛说过一次,那可不是现下这种语气。刚刚那种属于欠揍,这种是属于欠操。

当然这是周泽楷的直观感受。



他皱眉,没说话,也没搭理叶修,甩手就往选手通道走,叶修“哎哟”了一声,在他身后耸耸肩跟上去。赛后还有新闻发布会,小伙伴们都争先恐后地去解决个人问题了,于是周泽楷路过了近点的那个人满为患的洗手间,相当明确地往远的那个走。叶修这回竟然很识趣,乖乖地跟在周泽楷后头,也往远的那个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门,叶修径直去了洗手台洗手,他洗得很细致,周泽楷去内间打探了一番发现没人之后走出来,叶修还在那儿哗哗哗地冲手。

周泽楷靠在门边看他冲,水龙头是自动感应的,叶修把手移开,水停了,他又把手凑过去,又哗哗哗,反反复复玩得不亦乐乎。周泽楷抿紧了唇,没什么表情地去看镜子里的叶修。叶修脸皮多厚,无所谓,爱看看,不爱看你就干点啥呗。

于是周泽楷就干点啥呗。他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叶修的手,从水龙头底下拉出来,低下头端详了会儿,果然,叶修的右手一个劲儿地颤,幅度不大,通了电似的,水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淌。周泽楷捏着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拧到半空,示意他看,同时积极地在脑海里想词儿。

叶修看着自己的手指头抖啊抖,他斟酌了会儿,比了个颤抖着的剪刀手给周泽楷看。幸而周泽楷此时已经措好了词,他不理叶修的剪刀手,先把想好的放出来说,“弄成这样,满意了吗?”

八个字儿呢,满意。

叶修点头说,“把你打趴下,挺满意的。”

周泽楷还是面无表情,他停了下,又说,“就这样?”

叶修哦了声,补充道,“还拿了冠军,这下就满意死了。”

成,你满意死了,我不满意得要死。

叶修看他眼神愈加深邃,随即表示理解,“那你说怎么办呢?”

都是你搞出来的,你说呢。

叶修福至心灵,把食指蜷回来,留了个颤抖的中指,晃一晃,再附赠一个征询意见的表情。

周泽楷心里猛地一跳。这能忍吗,这显然不能忍,他一把扯过叶修转身就把他往内间最里头的隔间里推,再十分敏捷地反手把门锁住。叶修这儿刚刚经历完剧烈的体力消耗,脚还有点发软,正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他顿时大感不妙,连忙解释,“哎哎哎做什么做什么,我不是征求你意见呢吗,你怎么就不尊重老人家呢?哎哟你轻点,撞着我腰了。”

周泽楷皤然醒悟,原来叶修的意思不是“干”,而是“干?”,还是个动宾关系,他再把主语宾语往上面一安,心情顿时就大好了,不过人推都推进来了,不舔一口岂不是很浪费。

叶修被卡在墙角,两边是墙壁面前是周泽楷,他自觉危机四伏,赶紧提醒,“发布会你别忘了啊,不是你们队先出去来着,我们现在这样合适吗。”

周泽楷不乐意了,不是你先来惹的我么,他一只手按住叶修的肩膀,另一只手屈起来用手肘支住墙壁,把嘴唇凑到叶修的耳廓,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嘶”地一声,奋力抬起两只目前尚还自由的手,猛地一把将周泽楷推到马桶盖上坐下,接着整个人往前,跪在周泽楷两腿间,用手去轻轻卡住周泽楷漂亮修长的脖颈。

“还没感受够?”叶修凑近,呵呵地笑,“三秒钟杀掉你。”

周泽楷侧眸去看叶修还在抖着的右手,没说话。

这下叶修也不乐意了,他将手微微收紧,摩挲着周泽楷颈侧的皮肤,一边支起身体跪好,从上往下俯视周泽楷。他的头挡住了上面的灯,发丝被暖光打出一层温和的光晕,脸是背着光的,不过周泽楷凑得近,不妨碍他直观地看到叶修舔嘴唇的动作。

叶修卡着他的脖子朝他压过来。

周泽楷简直无法把持地兴奋起来,和十分钟前类似的压迫感向他袭来,虽然没有那么剧烈的震撼与紧迫,但是更加直白露骨。他肌肉绷紧,心跳加剧,喉头发紧,眼神如同浸泡在深海里刮起的飓风,搅起无声的巨浪,不露声色却又暗流涌动。

叶修凑到最近,伏在他耳边低低地笑,接着双手一软,从他颈后交叉绕过去,十分亲密地抱着他,伸出舌头在他嘴唇上舔了两口,舔完了觉得还不够味儿,又去舔了舔周泽楷的鼻尖。

这个状态,简直就像一只酒足饭饱午觉还没睡醒的狐狸和一头饿了十天半个月的饥狼。

叶修寻思着时间差不多了,随即也见好就收,他退回来好整以暇地问周泽楷,“这下暂时满意了呗?”

暂时?暂时满意了。

周泽楷伸手环住叶修的背脊摸了摸,示意他从他身上下来,叶修顺着给的台阶也就下来了,他站起来回身去开门,再转过来把周泽楷拉起来。



“走了,你是队长,可别迟到。”

“叶修。”

“怎么?”

“谢谢招待。”

“……哎我说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

“冠军。”周泽楷不忘再舔个嘴唇表示回味,“恭喜你。晚上帮你,做手操。”


END.

顾朝生:

                                                  第二次妖仆

                                               凛凛蝶 CN 大J

                                         歌留多 CN 苏苏(大概)

                                               photo by 轩辕

这一次比较愉快和顺利的出片。觉得自己终于有把凛凛蝶出出气场。比较喜欢的片子。

寝る子:

啊,奴才的温暖大手~❤⁄(⁄ ⁄=⁄ω⁄= //⁄)⁄

Σ(っ °Д °;)っ !被拍了!这是何等的失态!

+鸦+店小欺客:



【happy christmas】

吉田春:PO主 

水谷雫:牙

摄影:荡荡

STAFF:戚君  叶子


大家圣诞快乐~

总有一天,你能遇到改变你一生的人。

第一篇章 完。


楦/Lawrence·LOK'TAR:

║SONNET 29


When, in disgrace with fortune and men's eyes,

当我受尽命运和人们的白眼,

I all alone beweep my outcast state

暗暗地哀悼自己的身世飘零,

And trouble deal heaven with my bootless cries

徒用呼吁去干扰聋瞆的昊天,

And look upon myself and curse my fate,

顾盼着身影,诅咒自己的生辰,

Wishing me like to one more rich in hope,

愿我和另一个一样富于希望,

Featured like him, like him with friends possess'd,

面貌相似,又和他一样广交游,

Desiring this man's art and that man's scope,

希求这人的渊博,那人的内行,

With what I most enjoy contented least;

最赏心的乐事觉得最不对头;

Yet in these thoughts myself almost despising,

可是,当我正要这样看轻自己,

Haply I think on thee, and then my state,

忽然想起了你,于是我的精神,

Like to the lark at break of day arising

便像云雀破晓从阴霾的大地

From sullen earth, sings hymns at heaven's gate;

振翮上升,高唱着圣歌在天门:

For thy sweet love remember'd such wealth brings

一想起你的爱使我那么富有,

That then I scorn to change my state with kings.

和帝王换位我也不屑于屈就。

║出境:夜哥


[Eighteen]:

  那天让 @菊川与澈  带我去传说中的鬼工厂玩

  就顺便拍了几张

  整个鬼工厂的气场特别地吸引人呢

  以后可以去那儿拍鬼片

  

  先放张预告

  这张构图要加些密密麻麻的字才好看

  于是机智的我去杂志大片上copy了份商品介绍下来www

  

优优_Yoyo:

【森 · Lolita】


  摄影:24K金皮卡

  出镜:长发:阿凉

             短发:优优  

—Horizon—:

《古剑奇谭二》

乐无异:自分

闻人羽:命运诡计

谢衣:老爷


摄影:十五、汣尘

STAFF:小绮、黑子、汣尘

——摄于2014.04.05&2014.04.27


《仙剑奇侠传五前传》

结萝:自分

凌波:自分

龙溟:老爷


摄影:伊十六夜、柏木

STAFF:老爷

——摄于2014.04.10&2014.04.12


好久没更新了_(:з」∠)_实在太懒……平时只在微博上刷刷动动,真的像个老年人了……

把四月份像打鸡血一样出完的几次古剑&仙剑预告发一发——去年的今天可能根本想不到今年会出那么多古风吧OTLLL上半年好不容易出完了,下半年还有剑三的NPC组,救命……虽然是很期待很期待的莫毛啦_(:з」∠)_

去年在老爷的带动下玩起了仙五前,到暑假又迷上了古剑二,虽然圈子给我带来的不仅是乐趣还有一系列的负面,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国产古风还是有种奇妙的情结呢,我想我还是不会停止的w

其实这几个月一直觉得自己的时间和生活安排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导致自己一直很迷茫。但是换个角度想想,可能人生就是要经历这几个阶段吧。

不多说了,相信自己总能走对方向的w加油